新闻

宇航员Karen Nyber谈总观效应

总观效应:指一些宇航员在太空旅行时所产生的一种认知上的转变,这种转变经常发生在宇航员在外太空凝望整个地球之时。那些经历过总观效应的人把它描述成一种再认知,他们意识到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是如此独特,如此脆弱,又是如此渺小。虽然很容易想象这种效应会产生的影响,但是太空旅行是产生这样一种效应的先决条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坐下来与Karen Nyberg交谈。

它,悬挂在黑暗的太空中周围没有其他可供人类去的地方。这是我们的家,我们需要保护它。

作为一位机械工程师同时也是一位退休的NASA宇航员,Nyberg是第五十个进入太空的女性,一共在太空生活了180天并且在此期间完成了两个任务。“我最终结束了为期六个月在国际空间站上的生活,在此期间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穹顶舱呆着,”她说到:“这是一个半球形的观测区域,穹顶舱在国际空间站完成它的16周绕地飞行期间让我看到了无与伦比的风景。“看到阳光照射地球这样一种景象是非常让人惊异的,“她解释到:”一开始是暗的,接着你看到城市亮起,接着一瞬间那亮光的延伸部分*开始亮起。你看到这样一条线,颜色变得越来越深,接着太阳出现了。”

根据Nyberg所说的,像这样的时刻让她强烈意识到地球是多么脆弱。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大气层决定了我们生存的环境是宜居的还是恶劣的,从宏观的角度说宜居环境和恶劣环境就只在一念之差。“你可以看到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生态系统、每一件事物都是紧密联系的,”她说。“它悬挂在黑暗的太空中,周围没有其他任何我们的容身之所。它是我们的家。我们需要保护它。”

Nyberg同时也强调了人际责任。 地球是我们全人类的家园,每一个人都有义务去尽我们所能保护地球。“这是总观效应的另一个方面:明白对于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来说,地球都是家。我们每个人都是相互联结在一起的。每个人比起不同之处,有着更多的相同之处。”

看似微小的变化,如人们逐渐开始驾驶电动汽车而非内燃机汽车,会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Nyberg认为对于环境保护,我们还没有到无回头路可走的地步,尽管需要采取行动的必要性从未像现在如此强烈。可能这一点不奇怪,她认为科技创新是改变现状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已经见识到了,尤其在过去这几年,科技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她说到,“它可以发展得如此之快,并且还有那么多聪明的人在从事科技相关工作,我对于我们最终能够思考出划时代的解决目前我们所存在的环境问题的方案有信心。”

诸如极星Project 0这种创新项目,致力于在2030年生产出一台气候零负荷汽车,就是聪明才智和科技超越权衡解决方案的例子,我们对症下药,而不是只停留在表象。

当然,这超越了科技本身。Nyberg也认识到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目前形势的严峻性。对气候危机漠不关心是许多人的常态,甚至Nyberg自己也一度如此。“在我进入太空之前,我对于环境问题基本上是漠不关心的,”她承认。“我真的不会去思考我的家人扔掉了什么东西,也不会思考我们用了多少水。”Nyberg认为,更高境界的认知与对于一些细小事物的关注,这两点是必不可少的。“纵观整个局势,我们可能会有点难以入手,“但是身边的一些小事却能带来改变。不用过多的塑料制品。再利用水瓶。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有着环保思维的同时维持我们的生活质量。我们是一个非常具有创新性的种族,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Nyberg是自从尤里加加林第一次环视地球以来,560个去往太空的人类中的一员。因此,她经历了深刻的视角转变,这种总观效应对她产生了持久的影响。理想情况下,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情况。意识到我们的星球既脆弱又是我们唯一的家园,这就更让我们意识到现在就采取行动的重要性。

鉴于我们并暂时不能去往太空,我们应该倾听那些去过太空的人的亲身感受。

点击此处可以看到Karen的视频。

*地球大气层的边界

相关

Polestar Precept:从概念到现实,第三集

灵感变化无常,它可能灵光乍现,却又稍纵即逝。灵感的到来,也是没有时间表的,时隐时现、难以捉摸,这是每个创意人士都熟悉的诅咒。

北辰汽车(上海)有限公司 Polestar © 2021 版权所有
更改位置: